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新乐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7 00:36:1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新乐白癜风医院,湖南白癜风好治好吗,和顺白癜风医院,淄博白癜风主要病因,天津白癜风主要症状,临沂怎么治愈白癜风,北京那家治白癜风好

原标题:“性侵之火”烧向众议院元老 国会内投诉“程序漏洞”助长骚扰事件

  【文/观察者网 徐乾昂】全球性的这场“性侵风波”前段时间刚登陆美国政坛,共和党参议员候选人罗伊·莫尔,民主党参议员弗兰肯等人纷纷中招。近日,这把“性侵之火”在国会山蔓延,烧向一位众议院元老级人物。

据美国Buzzfeed新闻20日消息,美国众议院院长约翰·科尼尔斯(John Conyers)被曝曾向国会女雇员进行“性骚扰”,动用联邦资金包养“情妇”。受害者不计其数,而阻止她们公开发声的,不仅仅是科尼尔斯的“德高望重”,更因为国会内部在处理该类事件时的“程序漏洞”,导致“性侵事件”只能以和解收场。

“威斯坦事件”爆发后,被指控“性侵”的社会名流、政要已高达33人。国会内部的处理该类事件更加小心谨慎,所带来的结果,就是投诉流程的更加繁琐化。据纽约时报14日消息,已有多名国会议员对投诉程序表示不满,呼吁修改现行系统。

美国众议院民主党元老议员 约翰·科尼尔斯 图:Politico

众议院元老被挖黑历史

科尼尔斯是代表密歇根州选区的联邦民主党众议员。自1965年入职国会山以来,现年88岁的他也是众议院内在任时间最长的议员,堪称“元老级人物”。科尼尔斯也于2015年1月起,担任美国众议院院长(Dean of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)。

然而科尼尔斯曾多次向女下属伸出“咸猪手”。Buzzfeed于20日刊登文章,引述四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国会雇员。其中一位称,科尼尔斯多次向她暗示,寻求“性服务”。

“他经常提出让我陪他加班,无论是在深夜还是节假日。有一次,我到了他的办公室,他就开始满口"荤段子",说自己欲望很强,要我帮他解决,还说如果不愿意,可以帮他叫一个愿意的”,这位消息人士说道。

她还称曾与科尼尔斯出差,共同出席一场筹资晚宴。当晚入住酒店时,科尼尔斯坚持要求她来自己的房间陪他,并称“就靠着我,让我好好摸摸(caress)你”。

另外一名受害者称,自己曾在为科尼尔斯开车时,被后者“搂腰摸背”,上下其手。

Buzzfeed没有继续引述余下两位的遭遇,但就这四位受害者的描述得知,科尼尔斯的套路遵循一个模式,即“先软后硬”:先软言相劝提出要求,在对方拒绝(或是提出自己有男朋友、丈夫时)大动肝火,非常生气。

此外,科尼尔斯还多次公款包养“情妇”。四名消息人士中的两位指认,称科尼尔斯曾动用国会资金,给“疑似情妇”的女性提供专机服务。另一位则表示,自己被安排特殊工作,多次接送陌生女子往返科尼尔斯的住所和酒店。

“你们动不了他”

科尼尔斯的“揩油史”已有多年。不过报道称,他自己显然对此事知情,并有意“回心转意”。

报道称,一位国会雇员透露,2011年,科尼尔斯抱怨自己的女下属“太老了”,想将她换掉。

但随后在当年的12月份,科尼尔斯召开了一次内部会议,讨论他“对女性的不当行为,以及动用联邦政府公款”的事情。

那次会议在当时没有公开,该消息人士称,科尼尔斯表示,自己会注意自己的言行,不过要求底下的雇员们协助他,别再发邮件抱怨(这些事)。

但是据国会山报(the Hill)透露,当时科尼尔斯正着手自己连任事宜,不愿将事情搞大。

由此可以隐约看出,受到科尼尔斯侵害的不仅仅是这四位。Buzzfeed证实,四位消息人士中的两位都称,有很多同事“都被科尼尔斯摸过,非常不自在。”

美国国会山报承接Buzzfeed的报道内容,采访了一位在国会内部工作过的男司机,后者指出自己曾亲眼目睹了科尼尔斯“以一种调戏的态度,揉女性大腿,看上去像是在性骚扰”。

Buzzfeed还尝试和多名曾任职科尼尔斯办公室的国会工作人员取证。但对方均称,不希望自己的话被录下来。

“很多人都觉得能和他独处共事,是一件难得机会。因为这与升职加薪挂钩在一起”,其中一位消息人士称。

然而也有人透露了自己看法:科尼尔斯德高望重,导致底下人都不敢公开指责这样的行为。

“你们的故事根本起不了作用,”他说道,“你们动不了他。”

国会投诉程序杂,助长

众议院院长被曝“性骚扰”下属,这本身已是美国人眼中的劲爆新闻。不过更让人震惊的,是美国国会内部在处理被害者投诉时的“程序漏洞”,导致“性侵事件”只能以和解收场。

这里值得一提,整个美国国会的机构组成中,并没有常规意义下的人力部门。如果要投诉,雇员必须去相关“纪委”部门(Offlice of Compliance,以下简称OOC)。该部门受理投诉的时间一般为90-180天。受理后的流程更加繁琐:在历经咨询会、调解会、签署保密协议后,投诉程序才算正式进入流程。

此后,如果投诉方想走法律途径,就必须向联邦法院起诉。

另一条途径就是举行“内部的行政听证会”,也就说“私了”。在听证会后,才会有专门的“协商过程”,为最终的和解达成共识。

美国国会OCC投诉一般流程

曾经受到科尼尔斯“咸猪手”的那位女雇员,在2014年向OOC投诉,此后就是长达一年的等待。在历经数个部门后,一份保密协议,另加一封内有27000美元支票的信封,被送至这名女雇员的手中。

对此她表示无奈,“(我的投诉)基本上都被否决了,我什么都做不了。”

“整个流程让人恶心,”曾为此类“国会内部性骚扰事件”担当过原告律师的皮特森(Matthew Peterson)对Buzzfeed说道,“就像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陷阱,你会觉得美国政府在引诱你走向和解程序。”

Buzzfeed的文章中就公开了两份“保密协议签署文件”。

这两份文件是由美国右派媒体人Mike Cernovich 提供给Buzzfeed的。他也因在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,散布“希拉里虐童(乒乓彗星披萨店风波)”的言论而被称为阴谋论者。

被问及透露文件的动机时,Cernovich表示他想尝试透露给自由派媒体,看看能钓出什么大新闻。他说道:“如果是我自己的公布(两份签署文件),那国会和民主党人就会立刻对我开火,说这是假新闻。”

尽管出自阴谋论者之手,这两份文件的可靠性已被证实。文章中所引述的四位消息源均认可,“这些文件是真的。”

两份保密协议签署文件 图自Buzzfeed

OOC办公室对此不做多余评论。据Buzzfeed消息,在一份邮件中,该部门的消息发布与外联部门(Publication and Outreach)经理Laura Cech写道:“根据《国会问责法案》规定,我不能告诉你OOC对此事知不知情。”

据华盛顿邮报11月17日报道,美国国会在过去的20年内,已对涉及联邦雇员的276件“违规事件”(含性侵),做出内部处理,调解费用高达1700万美元。

而那位女雇员获得的27000美元和解费,据Buzzfeed透露,是从科尼尔斯办公室的年度预算中划出的,并不是走正常流程,由OOC出钱。

由此可以看出,光国会内部此类事件的规模之庞大。而对于美国纳税人的钱都用在了“和解费”上,美国《每日秀》主持人诺亚(Trevor Noah)17日在其脱口秀节目中戏谑,“国会干什么都缺钱,可搞性骚扰却有钱。”

“威斯坦事件”爆发后,被指控“性侵”的社会名流、政要已高达33人。国会内部的处理该类事件更加小心谨慎,所带来的结果,就是投诉流程的更加繁琐化。据纽约时报14日消息,已有多名国会议员对投诉程序表示不满,呼吁修改现行系统。

图片制作 观察者网 吴辰晨

他们表示,受理投诉的事件过长,90-180天的时间内可能会让受害人受到二次骚扰;实习生等非正式员工没有这样的投诉渠道;在正式进入投诉程序后,原告需花钱请律师,而被告(一般是议员)的法律顾问则由参议院顾问团队免费任命,很不公平。

11月14日,美国众议员Jackie Speier在向众议院行政委员会陈述时,呼吁减少国会内部的“性骚扰”事件 @视觉中国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可以治愈白癜风的偏方